欢迎来到内蒙古经济信息网!
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首页>内经视点>协调发展>正文
扩大有效需求 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
───
课题组:张志栋 杜勇锋 祁婧     来源:调查研究报告    发布时间:2020-06-17 12:05:41.0    浏览次数:     【字体: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续蔓延,国际形势日趋复杂,我国出口拉动经济严重受阻,扩大内需已成为当前恢复经济发展非常重要的举措。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落实“六保”任务艰巨的严峻形势,内蒙古作为边疆欠发达省区,更需扩大国内需求,推动经济转型高质量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全国“两会”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特别强调:“扩大内需,内蒙古应该如何找准症结、找到突破口,更好融入我国国内大循环”。现就我区扩大国内需求的主要症结和突破口提出几点建议。
  一、我区内需不足的主要症结
  (一)有效投资严重不足
  扩大有效投资可为消费的长期持续增长夯实基础,能带动技术创新,对促进经济增长具有关键作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内蒙过去单纯依靠投资规模扩张维持经济发展的模式难以为继,长期积累的投资效益偏低、投资结构不合理、民间投资不活跃等问题导致有效投资严重不足,直接制约着我区经济的稳定增长和转型升级。
  从投资增速来看,“十五”时期全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连续3年为全国之首,迅速增强了我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后劲和动力;“十一五”时期和“十二五”全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年均增速分别为27.08%和17.06%,带动我区经济保持较快的增长;但是进入“十三五”时期后,尤其是2017—2018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大幅下滑,较大程度上拖累了经济的增长,经济增速下滑明显。
  从投资效益上来看,2016年,内蒙古投资效果系数为0.039,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3,居全国第26位;2017年,内蒙古民间投资效果系数不足0.04,远低于广东、江苏、浙江0.277、0.185和0.17的较高水平。由于过去低水平重复建设较多,较高的投资率体现在对短期的经济拉动作用,但对调整经济结构和长期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较低。
  从投资结构来看,我区大量投资仍集中于能源重化工和传统制造业等投资效能低的传统行业,2019年五大高耗能制造业投资增长快、占比高,拉动全部制造业投资增长19.5个百分点;在高技术制造业、生产性服务业等方面投资明显不足,2019年高技术制造业投资拉低制造业投资增速3.8个百分点。

图 2006-2019年内蒙古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及GDP增速(%)

  (二)产品和服务有效供给不足
  市场经济是需求导向型经济,扩大内需必须着眼于挖掘国内市场潜力,充分利用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促进形成供需互促共进的良性循环。对内蒙古而言,供给结构升级滞后已成为消费市场扩大的严重障碍,特别是我区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不足,以致很难融入国内大循环。
  一是中高端产品供给不足。我区主导产业多数处于产业价值链上游,42种主要产品中,75%为“原字号”产品或初级加工产品,技术含量低所引致的附加值低的问题不容小觑。以农产品为例,我区原料型、一般性农产品比重偏高,加工、优质、品牌农产品比重偏低,农产品加工业产值与农业总产值之比为1.3:1,低于全国2.1:1的水平,通过“三品一标”(无公害、绿色、有机、地理标志)认证的比例不足10%,质量结构仍有很大差距。
  二是服务业发展与需求增长脱节。进入新时代,我国居民消费需求已经从数量型转向质量型,对产品和服务质量要求越来越高,特别是旅游、文化、体育、健康、养老、教育培训等领域的消费需求快速增加。一方面,我区服务业满足多样化、个性化的消费能力不足。目前我区服务业主要以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和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等传统服务业为主,2018年三大行业的增加值占服务业的比重达到44.7%;金融保险业、信息传输、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等生产性服务业缺口较大,金融保险业增加值仅占13.7%,信息传输、计算机服务和软件业仅占4.3%,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仅占1.9%;旅游、文化、养老、健康和体育等满足居民服务型消费产业发展水平仍然较低,夜间经济、在线娱乐、线上零售等新型商业和消费模式活力不足。另一方面,服务业整体上供给质量相对较低,尤其是部分行业和领域消费者满意度不高。2018年,全区消协组织受理服务类投诉1455件,占投诉录入系统案件的25.7%。其中,生活、社会服务类投诉有698件,占服务类投诉总量的47.97%,位居服务类投诉第一。
  (三)“四多四少”问题仍很突出
  内蒙古扩大内需,融入国内大循环的根基在于产业。内蒙古“挖煤卖煤、挖土卖土”的粗放型资源开发模式尚未根本转变,产业结构中存在的“四多四少”问题依然突出,“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新产业”的“四新”经济发展缓慢。
  一是产业结构仍以资源型产业为主,高投入、低产出的模式亟待改变。2018年,内蒙古自治区能源、化工、冶金、建材等行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仍达75%左右,对工业增长贡献率达到78.3%,占GDP的比重达到33%。全区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仅为13%,低于全国17个百分点以上,大宗产品仍然以资源初级加工为主,产业链条短的问题依旧突出。全区农畜产品加工、金属冶炼、建材、化工等劳动密集型行业企业数量占规上工业企业数量的56.3%,从业人员占工业从业人员的63.5%,实现的工业增加值占工业比重33.1%。
  二是现代能源经济的竞争优势尚未建立。中国《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把鄂尔多斯盆地、内蒙古东部地区和新疆建设成为国家综合能源基地,但由于我区能源化工产业链过短,技术创新和产业生产通道没有打通,技术转化率很低,距离融入高水平的全球能源化工产业分工体系,向国际能源化工产业价值链的中高端攀升还有很远的距离。
  三是市场主体“小、散、弱”的局面短期内难以得到改变。我区市场主体“小、散、弱”的短板突出,产品附加值低、技术创新能力不强、科技含量不高、产品市场占有率低等问题长期存在。2018年,全区规模以上工业和服务业企业占各类市场主体的比重分别不到1.5‰和1‰。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中,我区仅7家和6家企业入围。
  (四)要素支撑能力有待加强
  一是基础设施滞后,物流成本偏高,成为融入国内大循环的主要短板。我区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低,公路网密度仅 为全国平均水平的1/3,高铁营业里程仅219公里,铁路路网密度比全国平均水平低17.9公里/万平方公里,机场密度也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交通运输与物流融合发展不足,现代化仓储、多式联运转运设施不完善,物流基础设施间配套程度低,导致多式互通和联运衔接不畅;物流成本偏高,2018年我区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的比重为17.7%,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9个百分点。我区物流成本偏高的现状造成产品生产时间和生产成本在很大程度上被物流时间和物流成本所取代,降低了企业的利润空间,削弱了企业的竞争力,不利于扩大内需、增进消费,这是融入国内大循环的主要短板。
  二是实体经济与科技创新、金融发展、人力资源缺乏协同性的问题愈发凸显,成为掣肘我区融入国内大循环的关键因素。我区缺科技、缺资金、缺人才“三缺”问题突出,陷入成本高企、结构失衡、转型困难等困境,难以形成国内市场和生产主体、经济增长和就业扩大、金融和实体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从科技支撑来看,科技创新和实体经济结合的障碍突出,2018年我区R&D经费投入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0.75%,远低于全国2.19%的平均水平。从金融支撑来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障碍亟待解决,我区直接融资比重长期较低,证券、期货、基金等中介机构的服务能力与创新能力还远远不足,中小企业在转型升级、科技创新、绿色低碳等方面得到的资金支持较为匮乏。从人力资本支撑来看,我区人力资源和实体经济需求存在结构性障碍,长期存在人才供需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人才资源配置不合理、人才支持与保障政策力度低等问题。
  (五)开放合作水平较低
  扩大内需必须要与扩大开放结合起来,只有通过加强开放合作,充分利用国内技术、人才、管理等各方面资源,才能实现借力发展,更好地融入国内大循环。内蒙古横跨“三北”,毗邻山西、河北,辽宁等八省,承东启西,连贯南北,区位优势明显,开放合作的潜力很大。但是我区开放合作水平与区位优势并不匹配,具体表现为以开放合作促发展的意识落后,与“一带一路”、东北全面振兴、京津冀协同发展等国家重大战略对接不充分,没有实现将发达地区科技、人才、产业优势与我区资源、政策优势有效对接;在区域合作中重形式轻内容,缺乏对产业发展的长远规划,产业错位发展和互补提升方面进展缓慢,难以实现借力发展;区域统筹协调机制尚未形成,区内各盟市招商引资各自为战,中心城市和周边城市之间并未形成合理的分工和合作,区域整体竞争实力不强。例如,过去我区谋划蒙东发展战略,一直都是将之放在东北三省的从属地位去考量,在产业分工中主动瞄准了上游的低端环节,使蒙东地区始终处于产业发展低端低效、增长动力靠外拉动、区域分工边缘外围的尴尬境地,难以摆脱被动依附地位,更不可能实现跨越引领。
  二、我区扩大内需的突破口和建议
  扩大内需战略不等同于保增长时代的简单的政策复制,这不是走老路,而是将扩大内需与全面深化改革结合,兼顾稳定、改革与发展,是既利当前又利长远的治本之策,而非只注重增长数据的短期治标之举。立足于内蒙古扩大内需的主要症结,应从扩大有效投资、深化供给侧改革、激发消费潜力、强化开放合作四个方面作为突破口,更好地融入我国国内大循环。
  (一)扩大有效投资
  扩大内需不等于“大水漫灌”式的刺激,也不是进行重复建设、低效投资,而是要紧紧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突出投资的有效性,既要契合内蒙古高质量转型发展的方向,也要对当下民生痛点做出切实回应。
  一是优化投资结构。在扩大投资的过程中,坚持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重点支持既促消费惠民生又调结构增后劲的“两新一重”建设。加大重大技术装备攻关、传统产业改造提升、壮大新动能等领域投资力度,提升投资对实体经济的支撑能力。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新机遇,加大5G、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为培育新兴产业提供基础和平台,起到乘数效应。抓紧补上疫情暴露出的县城城镇化短板弱项,大力提升县城公共设施和服务能力,促进公共服务设施提标扩面、环境卫生设施提级扩能、市政公用设施提档升级、产业培育设施提质增效,适应农民日益增加的到县城就业安家需求。推进水利、交通、能源、物流、信息、生态环保、“三农三牧”、市政、防灾减灾等基础设施领域投资,构建布局合理、互联互通的现代基础设施网络体系。精准支持教育、医疗、育幼、健康、养老等公共服务投资项目,提高基本公共服务供给水平。
  二是提升投资项目实施管理水平。推进各类项目实施建设,形成“争取开工一批、强力推进一批、全面建成一批、策划储备一批重大项目”的良性循环。紧密结合国家产业政策和市场需求变化,按照确保科技高度、投资强度、绿色程度、产业链长度、项目深度,围绕新基建、新消费、新产业等重点领域,优化项目储备。建立完善自治区投资效益评价体系,制定项目绩效考核的具体实施办法,推行项目绩效评价制度,以项目绩效评价结果规范项目建设行为,提高项目投资效益。
  三是强化投资要素保障。做好与银行的沟通协调工作,通过建立银企资金项目对接服务平台等方式,加大力度向银行推荐符合放款要求的项目,争取更多授信支持。强化执行主体责任,做好中央预算内资金使用管理,提高政府债券使用效率。加大土地供给力度,建立以效益为导向的资源要素差别化配置机制,腾出用地优先保障投资效益高的项目;建立低效企业土地退出机制,保障新产业、新业态发展用地。优化有效投资用能、碳排放、环境容量等配置,在符合地区能源、碳排放总量和强度控制的条件下,依法依规优先保障重大项目建设的能源消耗、碳排放等指标需求,探索市场化交易等调节手段,提高配置效率。
  四是释放民间投资活力。健全政府投资体制,明确政府投资资金方向,平等对待各类投资主体,不得设置歧视性条件。鼓励支持社会力量进入医疗、养老、教育、文化、体育等领域,激发民间投资潜力和创新活力,发挥民间投资在扩大有效投资方面的主力军作用。通过主动服务、靠前服务、驻场服务、创新服务、跟踪服务,切实帮助民间投资主体做好项目用地、融资、审批等协调指导工作,确保项目“无障碍”快速推进,早日建成、早日发挥效益。针对区情实际,制定出台能够切实保障民间资本权益的细则。
  (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考虑到我区融入国内大循环中存在的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的有效供给不足、产业结构“四多四少”问题依然突出等堵点与痛点,必须下大力气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实现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满足国内多样化和不断升级的市场需求。
  一是巩固“去降补”成果。抓好落后产能关闭退出后资产、债务处置工作,把化债同转方式相结合,把降低企业杠杆率与企业兼并重组、产业整合有机结合,稳妥处置“僵尸企业”和去产能企业债务,加快“僵尸企业”出清,有效防范化解企业债务风险;稳妥做好去产能职工分流安置工作,确保不发生规模性失业和重大群体性事件。落实落细减税降费政策及阶段性降低企业社保费率有关政策,实施大工业用电倒阶梯输配电价机制,合理控制贷款综合成本,拓展降成本空间。
  二是提升产业链水平。推动特色优势产业链条升级。加快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新材料在能源、冶金、建材等传统优势产业中的应用,推动产业高端化终端化。支持煤电、煤化、煤电冶、探采选冶加一体化发展,推进现代煤化工高端示范。做大做强乳肉绒、薯果蔬、林沙草等特色产业集群。做好现代能源经济文章,构建集能源基础产业以及依赖能源消耗的新兴产业、高端产业、高附加值产业、科技密集型产业于一体的能源上下游协同发展格局,打造国家现代能源经济示范区。推动重点关键技术突破。瞄准国内外科技前沿,着力在大规模储能、石墨烯、稀土、碳捕集封存等领域开展前沿攻关,率先取得重大关键技术突破,抢占产业变革制高点。加快推动军民融合。发挥内蒙古军工优势,以建设包头军民融合产业创新示范区、阿拉善军民融合示范基地为载体,加快培育具有鲜明特色和优势的军民融合产业集群。加快推进产业融合。增强生产性服务业对制造业和农牧业的全产业链支撑,大力发展研发设计、技术转移、节能环保、第三方物流等生产性服务业。
  三是畅通经济循环。重点聚焦产业和需求、产业上下游,打通关键环节梗阻,疏通经济发展“经络”。完善基本市场制度,深化要素价格市场化改革,矫正资源错配。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加大企业研发投入和数字化改造,以有效供给对接需求升级。完善市场运行监管机制,构建与先进营商环境对接机制,降低企业运营和创新成本。构建联通内外、辐射周边、资源集聚集散、要素融汇融通的全域开放平台,力促全方位融入国际国内大市场。推动“蒙字号”产品走出去。发扬“工匠精神”,发展加工制造、商贸流通、数字经济等产业,加强“蒙字号”品牌建设。
  (三)激发消费潜力
  高质量的需求体系,首先必须是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充分发挥的需求体系。为此,内蒙古亟待把握新一轮消费结构升级、居民收入水平改善、人口结构变化等带来的机遇,多措并举激活消费需求,这不仅是推动我区在更高水平实现供需均衡的必然要求,更是实现我区融入国内大循环的应有之义。
  一是培育壮大消费新增长点。着力促进实物消费提档升级。推动餐饮、维修等生活服务集聚发展,引导大型市场传统消费向家庭消费、时尚消费、文化消费中心转变,加大城市棚户区改造力度,加强城市停车场和新能源汽车充电设施建设,扩大农畜产品、装备制造、能源、化工等绿色产品消费规模。推进服务消费提质扩容。创建全域旅游示范区,加强旅游产业与农牧业、林业、文化、体育产业深度融合;健全互联网诊疗及远程医疗服务收费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开展特色医疗、蒙医药中医药特色健康服务,加大对养老护理型床位补贴力度,加强月嫂、护工、保姆等家政从业人员职业技能培训,促进健康养老家政消费发展;支持社会力量举办满足多样化需求、有利于个体全面发展的教育培训机构,大力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支持外商投资设立非学制类职业教育培训机构,推动教育培训消费发展。引导消费新模式加快孕育成长。培育发展平台经济、共享经济、信息消费等新业态、新模式,鼓励发展个性化消费、时尚品质消费、定制消费和定制服务。
  二是优化消费环境。强化产品和服务标准体系建设。推进绿色、有机农畜产品、物联网、装备制造等高端产品和健康、电商、培训等领域服务认证,围绕家政、养老、餐饮、民宿等领域需求制定地方标准,引导企业建立产品和服务质量自我评估与公开承诺;完善产品和服务全过程安全防范机制,支持第三方机构开展评估、认证和服务质量满意度测评;完善消费领域信用信息共享。推进市场监管、税务、海关等领域信用信息或网络平台建设,整合食品、药品、商务、交通、住建、旅游、文化、家政、快递等市场主体信用信息,健全消费信息公示、投诉、处理和反馈机制。完善守信激励和失信惩戒机制。加快建立“红黑名单”制度,构建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失信主体实施市场禁入或服务受限等联合惩戒。健全消费者维权机制。畅通12315等消费投诉渠道,加大网络消费维权工作力度,加强金融消费维权,营造重视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良好氛围。
  三是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协同推进新动能成长与就业转型,加快培育就业新增长点,通过提升新兴产业就业比重、强化新模式新业态就业吸纳力、出台适应新就业特点的用工和社保制度等手段,实现更高的就业质量,夯实居民增收基础。推进转型发展与优化收入分配结构,建立由市场决定的公平高效的要素分配机制,重点提升企业职工、行政事业单位职工、科技人员等群体收入分配质量。协同推进公共产品和服务供给数量质量双提升,通过完善保障和改善民生的财税调节机制、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加强基本养老保险体系建设等方式,提高公共资源配置效率,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与和谐稳定。
  (四)强化区域合作
  内蒙古扩大内需、融入国内循环必须着眼于国内乃至国际资源和市场,充分发挥内联八省区、外接俄蒙的区位优势,主动融入和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提升开放合作水平,构筑各类要素有序自由流动和优化配置、地区间良性互动的发展格局,实现发达地区科技、人才、产业优势与我区资源、政策优势的有效对接。
  一是构建外通内联覆盖广泛的轴线框架。构建外通内联、覆盖广泛的轴线框架。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承东启西,以“呼包鄂”为腹地,以京包—包兰—兰新、临河—策克—哈密、包头—齐齐哈尔、银川—包头—集宁—通辽—沈阳为轴线的东西开放走廊为依托,东接东北经济区,延伸至俄罗斯西部和日本、韩国,西接新疆,延伸至中亚西亚。以集宁—二连浩特、策克—嘉峪关、锦州—朝阳—赤峰—锡林郭勒—珠恩嘎达布、满洲里—海拉尔—齐齐哈尔等为轴线,南接天津港等重要港口及东南亚,北接东北亚中亚及欧洲。
  二是加大东南西北全方位开放力度。建设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平台。完善同俄蒙合作机制,大力发展口岸经济,加快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全面深化各领域合作交流,在中蒙俄经济走廊建设中发挥重要作用。加强同蒙古国的务实合作,拓展矿产资源、农林牧业、金融、文化旅游等重点合作领域合作的广度和深度。深化同俄罗斯的互利合作,扩大贸易投资规模,在能源资源装备制造现代农牧业、跨境旅游等领域取得重大成果。
  三是拓展向南开放的新空间。加强同周边省区合作交流,推动呼包银榆城市群联动发展,深化蒙晋冀长城金三角全面合作。加强与中部省区的通道建设,密切经济联系和人员往来。主动融入长江经济带建设,深化与长三角、珠三角、港澳台的合作交流,加强资本、技术、管理、人才引进。对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扩大同东盟国家和澳大利亚、新西兰的交流合作。
  四是打造东北亚地区合作的重要枢纽。深度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扩大清洁能源供应和绿色农畜产品供给,积极承接优势产业转移和科技成果转化。深化京蒙对口帮扶和区域合作。创新同天津自由贸易区合作模式。推进东部盟市与东北三省融合发展,加大园区共建和协同发展力度。扩大同韩国、日本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
  五是构筑向西开放的国际经贸大通道。深化同西部省区在交通、能源特色农牧业、生态建设环境保护等领域合作。扩大与中亚西亚国家在装备制造业、有色金属、化工、新能源、商贸物流、农牧业、生态环保等领域的合作交流。加强同欧盟、美国等发达经济体的开放合作。  

(执笔:宏观经济研究处 张志栋 杜勇锋 祁婧)

[打印]     [关闭]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 内蒙古自治区经济信息中心  蒙ICP备12000326号-4
 地址:呼和浩特赛罕区敕勒川大街发展大厦C座  邮编:010098  电话:0471-6659331 
技术支持:内蒙古汇联科技有限公司   

本网站声明:本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权请致电,我们将及时删除,维护您的合法权益